日前,首批民营银行试点中的天津金城银行正式对外营业,这也是第四家获批开业的民营银行。与此同时,随着浙江省银监局科技处对浙江网商银行的IT系统进行验收,浙江网商银行已经进入开业倒计时。 



  这意味着我国民营银行的发展又推进了一步,首批五家民营银行不久均将亮相。 



  社会各界自上而下对民营银行的发展都寄予厚望。4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前往中国工商银行考察时,主持召开了一场座谈会。在这次超过20家主要金融机构负责人参与的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服务小微企业要“两条腿走路”:既要靠工行、国开行这样的大银行,还要靠中小银行,并特别提到了民营银行的重要作用。他重申其在2015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观点,要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有关部门要加大指导力度,在成熟的基础上,能批就批,要给社会一个积极信号。 



  众所周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直是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症结。西南财经大学等机构发布的《中国小微企业发展报告2014》显示,小微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比例仅为46%,11.6%的申请贷款被拒,42.4%的小微企业放弃申请。很多无法从银行得到贷款的小微企业,不得不通过担保公司、“影子银行”等渠道融资,贷款利率高时能达到15%以上。融资难、融资贵成为限制小微企业发展的绊脚石。 



  可以说,民营银行的出现代表着金融转型的一个方向——由大到小、由旧到新。也就是说,中国金融机构关注的重点正从大规模的国有企业不断转向小微企业,从传统产业转向拥有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产业。 



  从首批试点的民营银行主营业务方向上也可以看出,国家鼓励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一个根本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当地小微企业。 



  以首家试营业的微众银行为例,该行名字本身就可以体现出其服务广大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客户的定位。根据银监会的开业批复,微众银行的经营范围包括吸收公众主要是个人及小微企业存款;针对个人及小微企业发放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办理国内外结算以及票据、债券、外汇、银行卡等业务。 



  事实上,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的银行往往能够从一个地方出发,将其影响力辐射全国。由于对所处区域的了解比较深入,地方性银行可以为区域内的小微企业提供更加贴心的服务。 



  此外,借力“互联网+”大战略,民营银行或许能在与大银行竞争时通过特殊化服务实现弯道超车。 



  与深圳前海微众银行相似,浙江网商银行也是一个面向小微客户、不设物理网点的纯网络银行,将以互联网的技术和方式,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金融服务方案。该行的核心系统,是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自主可控技术开发、架构在分布式金融云上的商业银行系统。 



  而已经试运行的微众银行则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和大数据信用评级发放贷款。这种免除担保费用和繁琐手续的经营模式,可以降低银行业经营成本,从而更有效地降低企业或个人融资成本。该行第一位试点贷款客户卡车司机徐军,正是通过纯网络审核后顺利获得3.5万元贷款。随着远程开户和个人征信等金融业务开放,互联网技术将给银行业乃至金融业带来跨越式发展。 



  可以说,李克强总理表态中的“不设限额”,已经表明了监管层积极支持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态度。可想而知,目前批复的五家试点只是一个开始。与自贸区从单一试点到群体发力的扩围路径相似,民营银行的发展也需要通过试点探索出一条条新的发展路径,形成可复制、可模仿的成功经验,并进一步推广至更大范围内。民营银行的批设与试点扩围,绝不仅仅是多了几家银行,而是要真正探索出一条服务小微企业的差异化发展道路。 



  唯有如此,民营银行才能有望实现政策本义,成为激发小微企业活力、助力中国经济稳定发展的真正动力。


速贷达 - 贷款速达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民营银行试点:重在形成可复制经验